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直播间 > 正文

一位共享单车运维工眼中的单车之变:单车破坏率变低

来源: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2018-01-06 00:00

世纪公园地铁站的出口,庞斌搓着双手和自己的搭档站在几十辆ofo小黄车前面,他负责世纪公园这一片区的小黄车运维工作,刚刚过去的早高峰给了庞斌一丝歇息的机会,等待几分钟确定周边单车都整理完毕后,他就要骑上自己的小电驴开始上午的巡检工作,“都说天冷了,骑车的少了,但也不会一下子少太多。”庞斌说,接下去他要前往附近的一处写字楼聚集园区,“白领都在那边上班,早上下了地铁,好多人都会把车子骑过去,多的时候车子起码有上千辆。”

2016年11月,ofo小黄车正式进入上海,庞斌也顺势进入ofo的运维团队,最初的时候,他和自己的同伴必须在寒风中走着去寻找停放在各地的小黄车,“相比以前,现在先进多了。”不过庞斌不愿说自己是共享单车发展的见证人,“行业的东西我们不懂,就是做得久了,这行有多少变化,我们能感觉得到。”

“那时候,得一步一步走着去找车”

早上9点,从世纪公园的地铁口出来,一排排ofo小黄车已经被整整齐齐摆放在边上的白线内,偶尔有几辆没有停正的单车,庞斌弯下腰再将它们轻轻抬起。而仅仅是整理单车这件事,就需要他从早上7点开始开工。考虑到早高峰带来的“潮汐现象”,如果不及时进行调度,不但单车数量与实际需求不相符,更多会因为无序停放而让单车成为通行障碍,这是庞斌一年多时间工作下来的经验之谈。

2016年11月,庞斌从原来的超市辞职,恰逢ofo小黄车正式进入上海,“自行车这东西,谁小时候没有碰过。”在成为小黄车的运维之前,庞斌就有着修自行车的基本功,“所以我很早就开始做小黄的运维工作了。”

会一点修车技术,吃得起苦,耐得下性子……庞斌告诉笔者,因为运维是一项注定接受风吹日晒雨淋的工作,要将乱停乱放的单车进行有序摆放,要随时协调调度车辆,看到坏车要及时进行修理……所以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成为一名运维人员的必备要素。

据庞斌回忆,刚开始,小黄在上海的投放数量并不多,“我们都知道,那个时候的小黄车都是机械锁,没有定位。”在这样的基础之上,一旦有用户乱停乱放单车,运维人员也无法凭借任何技术去及时找到这些单车,“你相信嘛?我们那时候都是一步步走着去找车。”庞斌笑道,把时间退回到一年前,“也是大约这种时候,天很冷,但那个时候人手不多。”庞斌记得,在每个工作的日子里,相同的道路自己耐着性子可以来来回回走上好几遍,“反复兜去找,总会看到一些单车零零散散停放在一些地方。”

“现在,依然会一次次弯腰去试车”

机械锁让庞斌和自己运维伙伴的工作量大幅增加,直到小黄开始用新一代的智能锁逐渐取代最初的机械锁,他才突然感受到技术对新生物的重要性。

庞斌告诉笔者,当市民对共享单车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小黄在上海投放的数量也变得越来越多,据了解,一直到现在,ofo在上海的每一个区都安排了人数不等的运维小队,有时候碰到用车高峰期还会根据实际情况再增加人手,而到了17年6月,小黄车正式向外宣布,将用新一代配备智能锁的单车慢慢取代原来机械锁的单车,而配备智能锁的单车同时也搭载了北斗定位系统。庞斌拿出一部智能机,“后来我们的单车都有了定位,公司还给我们每个人都配了这样一部手机,会有人告诉我们哪里的车辆出现了什么问题,用这部手机可以轻松检测出故障车辆。”

有了新技术作依托,庞斌明显感到自己的运维工作变得轻松不少,庞斌点开手机页面,向笔者进行着演示,除了用户举报故障车之外,“我自己扫描自己负责片区的车子也是找到故障车的一种方式。”他弯下腰,车子的好坏在几秒之间便可以得知,“技术有了,但是还是需要我们一辆车一辆车去扫,才可以保证精准找到每一辆故障车。”

“朋友圈”不断扩大

庞斌告诉笔者,自己加入小黄的运维工作一年多,而在这一年多的发展时间中,小黄在技术上的改变最是明显,“我们都知道,刚开始小黄就是几个大学生创业,没想到后来发展得这么大。”

对庞斌来说,给他小黄车“发展得大”这种感受的,最直观的表现便是在2017年,庞斌从原来的小陆家嘴片区调到负责世纪公园一带片区,“节假日的时候,人们会骑车来这边的公园。”他指指世纪公园门口的前方的人行步道,“你看那几百米长的地方,高峰期的时候车都是排满的。”除此之外,庞斌告诉笔者,在世纪公园的不远处,有一片工作园区,“白领都在那边上班,早上下了地铁,好多人都会把车子骑过去,多的时候车子起码有上千辆。”每天应对完早高峰带来的潮汐现象后,庞斌就和自己的同伴一起,向那片工作园区走去。

运维的生活不是在整理单车就是在去整理单车的路上,庞斌表示,自己每天早上7点上班,到晚上7点下班,期间匆忙解决一顿中饭,但是手机总是会响个不停,在管理单车这件事情上,除了企业的运维人员之外,当地街道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也一同加入了管理单车的大部队,“我微信加了好几个群,这些群里有当地街道的人,也有其他单车公司的人。”庞斌的“朋友圈”也因此开始慢慢扩大,“和管理部门的人、公司负责运营的同事、负责调度的同事都要联系,一旦有什么问题,大家都好通气。”庞斌说道,一旦接到通知某一处地方的单车出现了问题,他们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处理,通常30分钟内要解决。

单车的破坏率已经变低

除了技术的改变之外,还让庞斌深切感受到的便是小黄车的破坏率日益减少。在共享单车最火爆的那段时间,庞斌的运维工作也遭遇到不少“奇葩”的经历,“什么墙上、树上、河里,什么地方都会有单车被破坏的事情发生。”庞斌指指世纪公园一排单车中的其中一辆,“你看那辆车头是红色的车。”在十多辆黑色车头的小黄车中,红色车头的单车变得分外显眼,“这辆车被泼了红油漆。”没有人可以理解这些对单车的破坏举动,“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小黄车被破坏的情况总是不少,各种各样。”

据庞斌回忆,最无奈的一次,是自己在早高峰之后好不容易将一排单车整理完毕,一名带着孩子的父亲想要从自行车之间直接穿过走上台阶,“其实旁边就有一个入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走。”庞斌摇摇头说道,“就这样一把,把整排单车都推倒了。”面对刚整理好又再度变为凌乱的单车,庞斌无奈叹口气,只好重新开始整理,“我又不能朝他发火,说白了,所有的市民都是我们的顾客。”

但是令庞斌感到欣慰的事情是,近几个月,损坏的单车数量有了明显的减少,“巡检的过程中能感觉得出来,坏的车子越来越少了。”而此前出现的卸下单车手把或坐垫;毁坏车轮;随意抛掷单车等情况也基本不再能看得到,庞斌说道,“一年多了,真的感觉大家素质变高了不少,变化真的很多。”

又到新一年,“还是选择了加班”

2017年可以说是对共享单车企业影响最大的一年,多个城市叫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不少二三梯队的单车企业纷纷向市场倒戈,ofo 小黄车和摩拜成了上海街头最常见的单车,“不新增投放了也好,我们的工作量也就基本上固定了。”庞斌说道,他经历过单车数量从少变多的巨大转变,不新增投放后,即便会受到潮汐现象的影响,但是自己负责片区的单车或多或少自己都能估摸出一个大致的范围。

据了解,目前全上海范围内,像庞斌一样的ofo小黄车线下运维人员共有2500名,他们按照区域网格化,重点点位分配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确保线下停放的有序。

“不要看现在冬天,逢年过节单车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在刚刚过去的元旦小长假,庞斌没有休息,在12月31日当晚,他还和其他运维同事一起,参与了和政府部门联动的元旦跨年保障行动。据了解,为了营造一个良好的假日交通出行环境,跨年当晚,ofo小黄车和政府部门联动在外滩等跨年热门地增强运维力量,特设跨年运维小分队通宵服务保障市民及游客的出行安全。

去年春节庞斌没有回家过年,而是选择留在上海加班。如今,庞斌的手机里又再度收到是否愿意春节加班的询问信息,“总需要人留下来的,春节大家都还是要骑车的。”庞斌说,今年春节,他打算把在四川念高中的女儿接到上海一起过年。“她在四川也骑过小黄车,她也是我的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