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品牌 > 正文

王俊彦:预计2018年美股盈利的增长为10%左右

来源: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2018-01-06 00:00

中国守正基金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创始人及主席王俊彦1月6日表示,2018年,美股盈利的增长为10%左右。

王俊彦在2018年中金财富论坛上作出以上表述。他表示,现在市场的预期是在15到20%,可能偏高。

“有流动性,2018年很有可能是全球流动性正增长的最后一年,可能到四季度或者2019年全球的流动性增长会面临不仅只是二阶导数转负的问题,也有可能进入绝对数量为负的问题。从很短线的看股票市场,我们一个是盈利,一个是流动性,这两个方向其实都是有挑战的。”他并称。

以下为王俊彦演讲全文:

2017年1月份的时候就说过,对投资者做过一个展示。我在中国做25年股票了,我说是投资中国股票进入黄金十年,因为不是一年一年看,2017年是第一年。现在回头看2017年的表现,跟我们想象的其实是差不多的,当时2017年1月份的时候,投资股票挺简单的,就三个事,就是每股盈利,上市公司盈利,流动性和风险控制。1月份的时候市场对于整体中国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长大概是在5%左右的预测,我们觉得2017年能到20-25%。所以在盈利上会有预期差。

流动性我们觉得2017年的时候全球流动性总体绝对数额是上升,但是增长率会下降,二阶导数开始转负,这是2017年。中国的情况为什么是黄金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需求从来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三十年的经济增长里需求一直增长很好,但是如果投资中国的股票,收益并没有跟上所谓的经济成长的步伐。也就是说在企业端,他给股东的回报没有跟上需求的增长。原因就在供给,在很多产业链里都有很多的公司,竞争非常激烈。大家的经营思维都是在跑马圈地,同时在中国土地的资本化过程里也不一定要在经营的本业里赚钱。所以在这种状态之下,投资中国股票是蛮困难的。

到2017年开始,我们看到第一个所谓的供给侧改革,国家有国家的含义,但是有很多的产业确实是在做整合,有很多相对来说优势企业懂得去建立一个有序的产业链,一个有序的竞争格局和环境。在2017年可能是白酒,甚至是水泥、钢铁,不同的产业可以看到整个供给结构是在做非常好的表现。比方水泥和钢铁,可能大家都不太喜欢,今天都在讲新经济、旧经济,这些属于旧经济的部分。但回头想一想,在供给侧改革做完以后究竟还有没有人今天能够去开钢铁厂,或者去开水泥厂,如果没有,这些现有的水泥和钢铁的企业还会不会再去新增产能。如果也不会,这些企业就意味着他们的资本投入将会迅速的减少,现金流在2017年大幅度的回升。这些所谓的中息股可能慢慢的也会变成高息股。在产业结构能够调整,就是所谓供给的这一方能够调整好的话,我认为对于股票投资是一个决好的机会。中国消费能力大概有三千万的家庭,消费能力是跟美国的平均消费能力差不多,美国有钱也能消费的家庭是在三千万到四千万。中国的潜力是每过十年又多出三千万家庭有这个消费能力。也就是说消费能力在未来的三十年里,每过十年就多出一个美国的量级。消费的增长,需求端我们应该是可以放心的,如果供给端改好了,我们的企业家、政府、整体的经营人员能够把经营调到注意企业的现金流,注意到每股盈利来,其实是会有越来越可以投资的标的。其实2017年我们看到这是一个开始。

大家看到A股只有四百个公司涨幅超过50%,在港股上也大概是四百个公司。现在看起来在A股上,A股有三千多个上市公司,这个数量是少的,在港股上有两千多个上市公司。但是这一类的上市公司群体是越来越多的,所以未来的投资在中国这边是有很大的机会。具体讲到2018年,我们的模型是这样,美股盈利的增长应该是在10%左右,现在市场的预期是在15到20%,可能有一个偏高的问题。还有流动性,2018年很有可能是全球流动性正增长的最后一年,可能到四季度或者2019年全球的流动性增长会面临不仅只是二阶导数转负的问题,也有可能进入绝对数量为负的问题。从很短线的看股票市场,我们一个是盈利,一个是流动性,这两个方向其实都是有挑战的。

如果我们去看全球市场,邱博要求再讲讲美国和欧洲的市场。从全球市场的角度来看,未来十年看最有发展前景的还是中国和美国。现在R&D,全球企业的研发投资中国到2017年大概是23%左右,美国占到27%左右。这两个国家已经占到全球的50%。所以从企业的增长后劲来说应该就是中国和美国。比如2017年和预测2018年增长最快的领域,一个是科技领域,一个是生命科学领域,一个是能源领域。这三个领域里都看到现在研发的公司都会在中国和美国同时设。所以在未来的成长里这两个市场是最有机会的。

美国现在的估值是什么情况呢。美国的情况是很有趣的,在历史上也从来没有过,美国的利率、美国的税率、美国的失业率同时达到最低点,这是以前没有的。因为失业率很低的时候不太应该降息和减税,但我们现在做投资的人不是讨论应该还是不应该,而是看市场处于这个状态。市场处于这个状况的话,这三个因素是对上市公司最好的,所以上市公司的估值在历史上就是最高的。所以现在看美国所有上市公司的中位数的市盈率其实是达到了历史上99%的分位,在历史上只有1%的时候估值比现在高,所以可以觉得现在的估值是比较高的。第二个事情是从美国的对冲基金和共同基金的现金水平也达到了95分位以上的高。整个市场对上市公司的乐观应该是达到了历史的最高位置,这是美国的情况。

企业的负债情况从1952年到现在的最高水平,全球总体的负债对GDP的比例现在是320%多,应该也是历史最高。从很多的风险指标来看,从美国股票市场、全球股票市场来看都是处于比较高的位置。所以风险控制可能是2018年一个比较主要作为股权投资的基金和投资者要看的事情。当然风险控制是很复杂的事情,大部分对风险控制的理解可能都只是说如果要跌就卖掉,但我们公司对风险控制有多年的研究,大部分的风险控制看起来对你的组合回报都是负贡献的,所以如何能够做到一个有正贡献的风险控制,在2018年是非常重要的课题,也是大部分基金管理人需要面对的挑战。谢谢。